昆仑山上种土豆

昆仑山上没有开荒植树的条件,开不了农家乐,但很适合种植土豆,种一颗成精一颗。

【柱斑】倒错黎明(0.5)

晚自习一边理竞赛笔记一边肝出来的也许是柱间生贺的东西。
完全不存在文笔 太短了不好意思叫一章 就算半章吧
人类柱间和(伪)丧尸斑的故事

——————————————————————————————

        失修破败却还算宽敞的道路到了尽头,向前的通路只剩下一条夹在半塌民宅间的小巷。或许是因为不久前的一场雨,往日其中弥漫的腐烂气味被冲淡了许多,雨水冲开的陈旧血迹所散出的一点腥气,都轻易地将它盖过了。
        不堪重负的墙发出一声叹息,一块本就摇摇欲坠的砖掉落下去,在瓦砾堆上四分五裂。黑色长发的男人下意识地向声音传来的发现看去,却只见到一只身形小巧的啮齿类动物窜下矮墙,扭动着身体很快逃遁了。
        千手柱间颇为自嘲地摇了摇头,收回的视线无意间经过某处,停滞下来。男人的瞳孔猛然缩小,倒映着砖石掩盖下僵硬发青的尸体。
        在几百公里外的文明世界 ,这具尸体除了令人心生怜悯外不再会生出什么波澜,但这里是死者的国度,受害者和恶徒间并没有清晰的界限。愚蠢的同情心只会带来死亡。
         女孩子的、苍白而稚嫩的面孔在砖与石的缝隙间凝视着空无一物的浅灰色天空,显出一种令人脊后发寒的平静与安详。男人有些歉然地垂下眼睑,向着远离她的方向走去。
        如果柱间身后没有传来连续不断的重物坠地的声音,这个不大不小的插曲本应到此为止。男人转过身时,伪装的瓦砾以尽数坠下,瘦弱的尸体姿态扭曲地向他逼近。几乎同时,周边的废弃建筑中,颇具耐心的狩猎者们倾巢而出。
        伪装尸体暴起伤人已经是丧尸的惯有套路,但这样有计划的行动所表现出的智能堪称反常。这样的智能似乎并未表现在战斗中。千手柱间微一错身,避开了某位掉了半个脑袋的仁兄略显僵硬的一击,随身的短匕刺向其暴露出的颈部。
        一小截弯曲的铁皮自侧后方飞来,击偏了这势在必得的一击,也让柱间的动作出现了短暂的停顿。可惜与他缠斗的男尸没有抓住这个机会的智力,反到像是遇见了什么令人生畏的东西一样迈着僵硬的步伐离开了。
        铁片的来源是个男人,准确地说,几乎是个男人。如果不是丧尸标志性的青白皮肤,单看灵活的动作,他几乎与常人无异。
        周围环绕的丧尸都像是退潮时的海水,随着男人邻近的步伐四散了。
        柱间握紧了他的匕首,虽然还没有遭遇任何实质性的攻击行为,但他已经确信,在他所遇见过的一切丧尸或人类中,再也找不出比眼前的敌人更加狡诈和危险的了。

是不是超!级!短! 我也不想啊 好不容易才肝到斑爷出场
虽然一开始就写了柱间是人类但他也不是普通人w
写这个完全是因为秽土斑实在是太美味了
最后柱间生快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