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上种土豆

昆仑山上没有开荒植树的条件,开不了农家乐,但很适合种植土豆,种一颗成精一颗。

【鸣佐】论用一碗拉面能娶到媳妇吗?

海妮:

@秦水连湘 ,哈哈点梗完成~顺便国庆快乐~


------------------


“为什么我要吃这个啊!”宇智波佐助向后一仰,差点摔到地上。


“不吃这个你吃什么?红豆糕可是世界的宝藏!”宇智波带土不明所以的盯了他一眼,然后捧起了手里的红豆糕


“噫!”好了,这下宇智波佐助是真的从椅子上摔下去了。


真的,他真傻,他早该知道的,他就不该天真的以为在一群丧心病狂的甜党里一个咸党能够苟延残喘。


只不过他明白他们对甜食的执念,但没想到他们能执念到这个程度啊!


自从家里的厨子请假,变成各位宇智波们轮流做饭之后,餐桌上的画风便如一头脱肛的野狗一样朝着未知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


请问你们是怎么发明出红烧红豆糕这种菜谱的?


哥哥,哪怕是你亲手做的,我也不想吃味增炖三色丸子啊!


最后在哥哥慈爱的目光下,宇智波佐助还是忍辱负重的吃下了那堆着一堆黑黄不明物体的三色丸子。味道如何?你看看一贯以冷静淡定著称的宇智波佐助脸上那为大义舍生取义的表情就知道了。




至于斑和止水?


宇智波斑眨了眨眼,一本正经的咳了两声“我今天有点事,依旧和你柱间叔叔一起在外面吃。”


止水慢悠悠的把鼬乱了的长发束起,末了才开口说:“我觉得三色丸子不错,小鼬做的味道就更好了。”


宇智波佐助简直要对这一群见死不救助纣为虐的队友绝望了。




“不行!我受不了啦!”宇智波佐助愤愤的将手里的筷子一摔,他觉得再吃下去他就要得胃溃疡了。他摆好了架势,准备来一场如火山喷发般的大爆发,但却在对上哥哥温和的目光时偃旗息鼓。


“怎么了,佐助?”“不,没什么,哥哥,你做的丸子味道很好!”


佐助在心里差点给自己跪了,可哥哥从来没下过厨,而且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做的丸子不错,毕竟他可是个可以在整个冰箱里堆满丸子的人。


面对哥哥的喜好,宇智波佐助竖起了白旗。


最后以出去走走的名义,宇智波佐助艰难的避开了这顿用生命来贯彻甜党意志的午饭。




路人好奇的看着这个俊秀的少年,他皱着眉头,子夜样的黑眸里闪烁着星光,纤长白皙的手指抚在额头上。有路过的少女对着同伴发出小声的惊叫:“看,好帅啊我的天哪,他的表情好忧郁,是有什么烦心事吗?“”对呀对呀!帅就一个字!如果他是褒姒我宁愿当那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啊!”


而实际上,宇智波佐助不过是肚子饿了而已。




好香,宇智波佐助眨了眨眼。空气中传来一股似有似无的香气,明明浅淡,却如有实质,紧紧的捏住了宇智波佐助连日以来饱经磨难的胃。


那么去看看吗?当然!宇智波佐助迈开了步子,甚至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面前是一家拉面店,门面不大,却排起了长龙。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以后,宇智波佐助终于得以迈进了店面,却忍不住微微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


“哈?”漩涡鸣人擦了一把头上的汗,不明所以的说,“怎么不能是我了啊我说?你是来做客的吗?”


宇智波佐助顿了顿,把自己挪到了一个位置上,说:“不,我是来吃面的。”


讲真,看到漩涡鸣人的一刻,宇智波佐助真是大吃一惊。


说起漩涡鸣人其人,那也是一段辉煌的历史,他们所在的木叶高中是一所以升学率高而出名的高校,而漩涡鸣人,不上早课,不上晚课,成绩还居然诡异的保持在了前五十。


当然,引得佐助侧目的并不是他的成绩,毕竟宇智波佐助,自上学以来,都是稳妥的全科第一,门门全A。


而是因为木叶高校有一个半公开的排名榜,并不关于成绩。


“哎,这一次的校草排行榜肯定佐助蝉联啦!毕竟我助!”


“可是我投了漩涡鸣人一票哎....”


“哈?那种家伙有什么好的?”


“你不觉得他整天神出鬼没的超级神秘吗,而且眼睛好漂亮啊!”


“不是有人经常说他是个不良头子吗?你记不记得上次,难得来上一次晚课,结果脸上贴满了OK绷,手臂上还缠了绷带,绝对是打架回来了吧!”


“可是....美奈子....你不觉得这样的人设特别有魅力吗.....傲桀不驯的不良少年什么的,好酷啊!”


“哪里酷了....可他再帅,我还是喜欢我佐,学霸高冷男神最赞!”


“可漩涡鸣人给我的感觉就像阳光或是火焰一样啊,总之,投漩涡鸣人啦,奈绪!”


这样的对话在木叶学院里时有发生,哪怕宇智波佐助再怎么不注意,也被灌了几耳朵,他与鸣人是同班同学,也是常常被人拿来比较的两个极端。但彼此之间就像日与月,昼与夜一样并无什么交集。




所以说,不是说是个不良头子吗?


宇智波佐助撑着下巴,不动声色的注视着漩涡鸣人。面前的少年有一头耀眼的金发,面孔介乎于男人与少年之间,线条已有了几分棱角。眼瞳极蓝,像是萃取了天与云与海的精华,也难怪那些女孩子找他表白时,一看到他的眼睛就害羞支吾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的漩涡鸣人正拧开了领口的两颗纽扣,把领口拉开,朝里面扇着风,锁骨线条流畅,隐隐可见胸肌的影子。明明是粗蛮的动作,他做起来却自有一份潇洒风度,有晶莹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滑下,沿着麦色的脖颈,慢吞吞的滑过锁骨,再一下子陷入那不可知的衣领深处。卷起的衣袖露出线条分明的小臂,麦色的肌肉匀称而有力量感,像一块巧克力,如果能咬一口的话,味道一定很不错吧?


我这他喵的在想什么?宇智波佐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个顶透。顺带一提,这家拉面店采取的是吧台式的座位,而宇智波佐助,好死不死的就坐在这拉面店主人的正前面。


“哎,你脸怎么这么红啊我说?”漩涡鸣人好奇的瞥了一眼佐助,面前的人微微侧着头一副思考人生的样子,可偏偏脸色红得不行,“是不是这里太热啦我说,我也觉得啊。可老爸死不肯安制冷机,真是热死我啦我说!”


他靠近了!宇智波佐助僵住了身体,强忍住了拔腿而逃的欲望,漩涡鸣人因为说话的缘故,笑着将身体向他倾斜了一点,话语间的吐息拂在他的脸上,独属于漩涡鸣人的气味瞬间扑了过来。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笼罩起来,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气味,没有寻常男子惯有的汗臭,味道清新而好闻,像被阳光晾晒后的白衬衫的气息又像被微微剥开的橘子,可又没那么温和,隐隐有一种侵略感。


天哪,我是不是要死了。宇智波佐助的手指掐住了衣袖,觉得心脏在做一场急速的蹦极,浑身隐隐发麻,呼吸不畅,似乎脸颊的热度要弥漫到全身。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幸免了宇智波佐助在这里死于心跳过快的可能。


“想要点些什么呢,客人?”


问话的是个红发的女人,笑容温暖明媚,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热情,眉眼间和漩涡鸣人有几分相似。


“啊....我想要一碗....番茄拉面。”宇智波佐助捏紧了手里的菜单,差点想抽自己一巴掌,菜单上有味增味有酱油味有猪骨麻油味,唯独没有番茄味,他是有多脑抽才点一碗番茄拉面?


他们应该没有看出我的紧张吧,宇智波佐助强装淡定,说:“原来没有吗?可惜了,我还是离开吧。”准备拔腿就走,如果是那几个宇智波在场,就会惊讶的发现,他的动作很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哎呀,这是你的同学吗?鸣人,”漩涡玖辛奈眨了眨眼睛,笑着问,“这可不行呢,让朋友饿着肚子离开,可不是我们的待客之道呢!”


“对呀我说,佐助你等下,我去看看啊”漩涡鸣人嬉笑着说,虽然和面前的人没什么来往,不知为何却对这个少年有一种奇异的好感,他一贯是个自来熟的个性,这下便直接叫了佐助的名。


不到半分钟,鸣人便回来了,说:“佐助你真是超幸运哎我说,昨天蔬菜店刚送来了一批准备用做汤底的蔬菜,里面刚好就有番茄啊我说!”




“好啦好啦,来坐下,等会准备尝尝我们家鸣人的手艺,”漩涡玖辛奈拉着佐助的手,把他按在座位上,笑着说“别看鸣人还不大,他的手艺可是得了我的真传,我们家的拉面可是很好吃的,以后可要多来玩啊。”


宇智波佐助有些不自在,却又感觉心下妥帖,顿了下,说“我知道了,谢谢....”


“哈哈,我们家鸣人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说什么谢啊!”漩涡玖辛奈豪爽的拍着佐助的脊背,差点拍得佐助一个踉跄。


不多时,鸣人便做好了一碗番茄拉面。


“汤底我用的是淡味增哦,”漩涡鸣人挠了挠头,“感觉你应该会喜欢这个啊我说。”


面前的拉面的汤底奶黄,薄切的叉烧肌理分明,鱼板圆润可爱,剔透的番茄层叠在一起,米白的面条被汤汁浸润出了光泽,光是看一眼便让人觉得食指大动,更别提那诱人的香气了。


宇智波佐助吸了一口面条,面条筋道而有弹性,汤汁浓厚的味道在舌尖漫开,叉烧入口即化滑而不腻,番茄似乎经过了特殊处理,带着一股甜蜜的芬芳气息。


真是太好吃了!忍不住想把舌头也一起吞进去,美味到难以言说!


宇智波佐助觉得自己刚刚平复下来的心跳又开始了急速的跃动,甜蜜的味道一直从舌尖蔓延到心底,像被一只猫用柔软的鼻头轻轻摩挲。


这,就是初恋的味道吗?


宇智波佐助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了一大碗番茄拉面,连汤汁也喝得干干净净。嘭的一下把碗按在了柜台上,倒把一直微笑着注视着他吃面的鸣人吓了一跳。


“你愿意嫁给我吗?”


“哈?”鸣人瞪大了眼睛


“不愿意入赘吗,那么,你愿意我嫁给你吗?”


“???!!!”


------------


点梗达成√

评论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