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上种土豆

昆仑山上没有开荒植树的条件,开不了农家乐,但很适合种植土豆,种一颗成精一颗。

【鸣佐】关于四等族制的过去与未来

一只爱吃蟠桃的老猴儿:

·恶龙鸣x勇士佐/生子


·ooc预警 HE无误  短篇


·争取不坑


·明明事儿多坑多我特么还挖坑


·对,名字就是个学术论文,是我被论文逼疯的产物。


——————————————————————————————


I


很感谢今天各位来到我的讲座现场的、……啊,哈哈。我看了一下人还蛮多的,嗯。今天讲座的题目就是近日讨论最热的“四等族制度”。我呢,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研究这一方面的内容也有一段时间了的、……呢,咳咳。看到你们人数这么多,肯定是很关心这个问题了,那我们从何说起呢……


啊,你说30年前第三次天谭战争?啊、对,那的确是个划时代的战争。不过我还是先给你们讲一下四等族制的历史渊源吧。


II


四等族制,我们现在也叫它种族制,起源于一千三百年前。第一等族是人族,第二等族是魔族,第三等族是兽族,第四等族是人兽族,这个是众所周知的对吧。


如果我们粗略地划分,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人族,包括魔族,首领是人族;一类是兽族,包括人兽族,首领是龙族,统领兽族剩下其他兽类。学历史的同学应该会比较清楚,这个划分是在1442年前也就是厄元574年,勇士宇智波氏屠杀了第一条龙,从此人族龙族不共戴天——此后扩大成为了人族与兽族的矛盾。人族,即是人类。宇智波氏作为人族的始祖,拥有独一无二的血脉力量,用这样的力量统治着人族和魔族二界,同时这一力量可以控制兽族的行为,压制龙族、甚至让他们产生异变——这是生物学家研究的内容,我不做赘述,所以人族始终在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控制着整个族界,是一等族。魔族,也可以称为是人族的衍生——人族的力量在漫长的演变中发生了变化,最终产生了可以运用魔法的一群人——我们称为魔族,是二等族。同样,魔族也在人族的统治之下。兽族,分为陆路兽、海路兽和空路兽,囊括了从“界”存在伊始的万象动物,以龙族为首,但是长期受制于人族、魔族的力量,为第三等族类。而人兽族,是所有等级中最低的一级——即是一等、或者二等族与三等族通婚后的杂种——他们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被视为怪胎、疾病、毒瘤。


而今天——在第一次天潭战争已经过去了千余年之久的今日、厄元2016年的今日、21厄纪的今日,已经非夕可比。就在一个月前,全族境内事务院向全族界开放了一份问卷——《四等族制的废立以及杂交的若干问题》——引起了轩然大波。这预示着我们族界即将跨入一个全新的纪元、一个平等的纪元、一个兽族和人兽族的祖先从未想过的纪元。


在这里,我们谈起这份意义非凡族界文件时,不得不从我们的第三次天谭战争谈起;谈起第三次天谭战争,我们又不得不提起两个传奇人物。


III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大雨磅礴,可怜的小孩站在树林深处。他浑身被淋的透湿,还抽抽搭搭地哭泣着,左手抓着一只渗着水的布偶。


远处一个庞大的东西静静伫立在树上,眼里忽闪忽闪发着光。它在犹豫。


突然,树枝猛的往下一沉,那个东西倏的展翅,缓缓落在男孩面前,撑开他的翅膀,挡在他的头顶。


“昂——”


这个庞然巨物忽然张开他的大嘴发出一声响,男孩瞪着眼睛像是被吓傻了,缓过神的时候已经双脚打颤瘫软到泥泞的地上,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原来此时此刻在他眼前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只龙。这只龙看到男孩这样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突然也像是变的不知所措了一样,接连发出了好几声巨大的声响。但是这一点都没让男孩的哭声停下来,受到惊吓的孩子反而越哭越惨了。


龙慢慢收拢了翅膀,将男孩圈在自己小小的圈子里,试图用自己的前额靠近他,一边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而男孩也意识到什么似的,渐渐停止了哭声,颤颤抖抖的小手试探着摸上龙一个劲往他怀里蹭的额头。


“你、你在——说话吗?”


咕噜咕噜噜。


“我也不知道……就是听得懂你说什么……不要问我……倒是你、你是什么人啦?”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噜?


“唔,鸣人,你、你好……我叫佐助,我在等我的哥哥啦。”


咕噜咕噜噜?


“不知道……还有你那是什么奇怪的口癖啊?现在不会有人‘我说’、‘我说’这样的吧?”


咕噜。咕噜呼噜噜——


“哇——你要干什么啊——不要吃了我——不要把我带到你的老窝里去——”


呼——噜噜噜——


龙叼起这个叫做佐助的男孩的后衣领,从狭小的森林里窜了出去,树叶被强大的气流大的四处逃窜,发出呼啦的巨响,金色的龙腾空而起,在烟雨蒙蒙中挥舞着他的翅膀,很快就消失不见。


龙在一个平坦的洞穴口停下来,也把叼着的佐助轻轻放到了地上。龙抖动全身,雨水四溅,佐助一边叫嚷着一边往后退。


“哇——你不要像一只狗一样抖水呀!笨蛋!”


龙停止了动作,拖着湿嗒嗒的尾巴凑到佐助面前,对着佐助嗅来嗅去,最后伸出舌头,把小小的佐助的脸舔了个遍。


“我知道了啦——别舔了,好痒——你这个笨蛋龙!”


咕噜咕噜噜。


“笨蛋鸣人!真是的,明明是一只龙干嘛要叫名字!”


咕噜咕噜噜。


“现在好了,你把我拐卖到这里了,”佐助气鼓鼓地坐下,“哼,笨蛋鸣人,等我哥哥过来了,你肯定会死的很惨。”


呼噜——咕咕噜噜噜噜。


“哼,谁知道你待会会不会把我吃掉——爸爸说了,你们龙都是很坏很坏的!就算我不被你吃掉,我也要冷死了。这里连火都没有——我的衣服都是湿的。”


呼——噜——咕噜噜——


“这个吗?”佐助举起他左手拿着的滴着水的小恐龙布偶,“可以是可以,你要干嘛?”


龙立起身,往后退了几步,用嘴把小恐龙布偶放到了山洞的中间。


吼呜——


一串红火从龙的嘴里喷出,直对着小恐龙布偶,布偶烧了起来,却因为湿透没办法点燃。佐助看到龙的动作明白了龙的意图,慌张的扑向他的小恐龙。


“呜哇——你、你怎么这么坏啊!这是我最喜欢的恐龙诶!你把它烧焦了!你、你赔我小恐龙,呜呜……”


叫做鸣人的龙又一次慌了,甚至开始原地打转起来,任凭他怎么跟佐助咕噜,佐助都只是抱着他被烧焦的小恐龙哭,鸣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干脆又把佐助叼了起来,自己在原地打了几个个转,找了个地方躺了下来,然后用尾巴把佐助圈住,不容他拒绝地把他窝在自己长长的脖子里,佐助怎么哭闹或者对他拳脚相向他都不管。


后来佐助闹的累了,一点一点陷入沉睡,鸣人就把自己的脑袋和佐助小小的身体靠在一起,鼻息里喷出的温热的气体打在佐助肚子上,刚好给他保暖。


就这样这样一龙一人静静处了几个小时,直到鸣人闻到一股熟悉的杀气袭来。他辨别的出来这杀气,鸣人知道这是那个——宇智波家族族长和他的儿子的杀气,他把还在熟睡的佐助放到一旁——他知道宇智波应该不会伤害作为人类的佐助,自己绕道到了旁边,无声的起飞。


“佐助的气息就在这附近了,父亲。”


“还有龙的气息。佐助应该是被龙族带到这里的。凭借他一个人是不可能走到这里的——这个天潭。”


“佐助……应该不会……”


“他的气息还在,应该没有事。鼬,不要做无谓的担心。”


“是。”


当这一对父子出现在山洞口时,看到的就是佐助搂着小恐龙布偶睡得正香的模样,刚刚下过雨还潮湿的外面,佐助身上却暖烘烘的。鼬抱起自己的弟弟。


“看到这个脚印了么,鼬。应该是一个幼龄火龙。可能还没有学过进食技巧,所以佐助侥幸活下来了,它把他带到这里应该是在等他的父母过来教他如何处置吧。”


鼬抱着弟弟,怀里的佐助睡得一脸安稳,淡淡应了句是。


IV


“佐助——”巨大的火龙突然窜出来,尽管它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不发出声音,但是他呼啸而过生起的风还是把森林弄得呼啦啦地响起来。


“你有病啊,突然扑过来干什么!”佐助警惕地看着周围,“父亲和哥哥还没走远,你能不能小心点!”


“没关系的啦我说!他们的杀气都已经没了了嘛!倒是佐助!快点帮我变成人形啊我说!这么大我都不方便行动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


佐助伸出左手,火龙乖顺地低下头,把额头抵在佐助的手心。佐助默念咒语,末了突然睁开他旋转着血红三勾玉的眼睛,火龙巨大的身体瞬间烟消云散,像泡泡一样的东西在周围飞散铺满,只剩下一个浑身赤裸的金发碧眼的男子。


“给你,变态,”佐助把手上拿着的衣服递给他,“干嘛每次都要我帮你变成人形。”


“嘿嘿,”男子接过衣服,大大咧咧地穿起来,“因为只有佐助才愿意帮我嘛~”


“别太得意了,我们人族龙族是势不两立的。你老是这样缠着我,迟早会被我杀掉。”


“才不会的说,”他穿好衣服,“都过了这么久你一次也没有跟你爸妈说过。佐助才舍不得干掉我的说。”


“白、白痴吗你,”佐助说着走过去,帮这个笨手笨脚的人整理衣服,“我是想等到我18岁生日的时候拿你开血好吗?”


“嗨嗨嗨,”男子一把搂住在他胸口整理衣服的佐助,“我等着的说。”


“鸣人!你放开我行不行?别老是用你们龙族的打招呼方式跟我打招呼!”


“嗯——你要尊重种族之间的差异。”鸣人不放反而还抱紧了佐助,“而且我在人族当中只有佐助一个可以这样打招呼嘛!”


废话,你就认识我一个人族。


“佐助的气息真好闻的说。一点血臭味都没有。”


“那是因为我从来都没屠过龙,”佐助掏出自己挂在脖子上团扇造型的“气息瓶”,气息瓶是每一个屠龙者都必须拥有的东西,这个团扇的气息瓶更是宇智波一族的象征和骄傲,每屠杀一条龙,气息瓶就会搜集那只死去的龙的精气,储存到瓶内,成为佩戴者自身的气息。而宇智波家族的勇士的气息永远是最浓厚的,“等我杀了你就会有味道了。吊车尾的你可要强大一点,不然就没有杀你的价值了。”


“要你说吗混蛋佐助。”鸣人嘟嘟哝哝地回应。


维持这个姿势过了一会,佐助推推鸣人,“你是不是该放开了?”抱着他的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佐助抬头,看到鸣人已经睡着了。这个白痴,打个招呼也会睡着的吗?佐助只好拖着他躺下,想了想自己也躺下,趴在鸣人即使变了形还是像火一样暖和的身体上,准备小憩一下,毕竟变形这种事情,不管是对施法者还是受法者都是一个极大的体力消耗呢。


万里无云,叽叽喳喳的鸟叫述说着岁月静好。没人注意到在在森林里相拥而眠的两个跨越了种族的少年。


——————————————————————————————


#你们信吗 这是我的百粉点梗


#感谢在九月份给我点梗的姑娘 @秦水连湘,同时抱歉,我当时写了来着,想一次性写完来着,然后拖到了现在还没写完orz,十分抱歉。


#200粉250粉300粉都没发点梗,要是有什么想看的就留言吧各位,我来写短篇/段子,鸣佐only(其他的真不擅长) 

评论

热度(85)

  1. 昆仑山上种土豆一只爱吃蟠桃的老猴儿 转载了此文字